两者同出,异名同谓

时间过得好快,失业快一个月了。
原本准备刷300个leetcode题目,现在只刷一半。开始时的热情已经退去,做题时内心深处有种抗拒和反感。因为目标太遥远,一点点开始颓废起来。
窝居一久,游戏和视频都倦了。连睡觉和起床的时间也失去了控制。天气越发的寒冷,甚至下起雪来。我对炒饭、馄饨、白切鸡都没了食欲,但并没有其他的选择。
前天从柜子里拿出的两本书放在枕头旁,昨天终于读起了其中一本——《局外人》,这个名字不就是在说我。
默尔索也是一个没有热情的人,所有一切都使他厌烦。他因为在母亲葬礼上的冷漠而被判死刑。
我一直在期待他的反抗,期待他找到答案。希望他的答案能使我受益。很遗憾,他最终没能逃避断头台的结局。
他在行刑前对神父的怒吼,说出了热情消失的原因。所有的世人都被判处死刑,区别只是执行时间不同而已。在死亡的面前,一切都失去了意义。
在愤怒喷出之后,他开始理解妈妈。“那边,那边也一样,在一个生命凄然而逝的养老院的周围,夜晚就像是一个令人伤感的间隙。如此接近死亡,妈妈一定感受到了解脱,因而准备再重新过一遍。”当死亡近在咫尺的时候,默尔索终于明白生活的可贵和美好。
有一天,我们都会死去。但至少现在,我们是幸福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