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恒无欲也,以观其眇

麻木的一周。
发的工资没有减税。我在公司大群里宣泄情绪,估计年终奖没有了。没面谷歌之前,我还不想离职。但按目前的状态,没有任何希望。
我爸最后也没来上海,他也知道我在敷衍他吧。
现在也只能努力,也许下场早已注定。